原标题:最高法:行政机关负责人不能出庭应诉的,不得仅委托律师出庭

自新行政诉讼法施行逾两年后,最高法在“民告官”制度上再次出台具体规定:明确了行政诉讼受案范围边界,增加了五种不可诉的行政行为。同时,针对行政机关负责人不出庭应诉的行为,明确了法律上的不利后果。

2月7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的解释》(以下简称《行诉解释》),澎湃新闻()注意到,上述解释全文分为十三个部分,共163条。重点涉及明确行政诉讼受案范围边界、全面落实立案登记制度以及规范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等方面内容。

六年审理108万件,增五种不可诉行为防滥诉

2014年11月1日,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通过了新修改的行政诉讼法,自2015年5月1日起施行。

数据显示,2012年以来,全国法院共审理行政案件108.139万件,办理非诉行政执行案件118.7517万件。

“新法当中新制度新规定较多,在司法实践中还存在不同的理解和认识,需要通过司法解释进一步统一、明确和细化。” 最高人民法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江必新说,《行诉解释》是行政诉讼法相关内容的具体规定,有利于人民法院准确、统一适用行政诉讼法。

在释法时,江必新指出,《行诉解释》明确行政诉讼受案范围边界,既要解决“立案难”痼疾,又要防止滥诉现象。

据行政诉讼法第2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行政机关和行政机关工作人员的行政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有权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这一规定明确了可诉行政行为的标准,但是比较原则,在司法实践中难以准确把握。”江必新说,有的地方出现了对于可诉行政行为把握不准、错误理解立案登记和诉权滥用的现象。

基于此,《行诉解释》增加规定了下列五种不可诉的行为:

一是,不产生外部法律效力的行为。行政机关在行政程序内部所作的行为,例如行政机关的内部沟通、会签意见、内部报批等行为,并不对外发生法律效力,不对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合法权益产生影响,因此不属于可诉的行为。

二是,过程性行为。行政机关在作出行政行为之前,一般要为作出行政行为进行准备、论证、研究、层报、咨询等,这些行为尚不具备最终的法律效力,一般称为“过程性行为”,不属于可诉的行为。

三是,协助执行行为。可诉的行政行为须是行政机关基于自身意思表示作出的行为。行政机关依照法院生效裁判作出的行为,本质上属于履行生效裁判的行为,并非行政机关自身依职权主动作出的行为,亦不属于可诉的行为。

四是,内部层级监督行为。内部层级监督属于行政机关上下级之间管理的内部事务。司法实践中,有的法律规定上级行政机关对下级行政机关的监督。例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规定上级人民政府应当加强对下级人民政府房屋征收补偿工作的监督。有的当事人起诉要求法院判决上级人民政府履行监督下级人民政府的职责。法律法规规定的内部层级监督,并不直接设定当事人新的权利义务关系,因此,该类行为属于不可诉的行为。

五是,信访办理行为。信访办理行为不是行政机关行使“首次判断权”的行为。根据《信访条例》的规定,信访工作机构依据《信访条例》作出的登记、受理、交办、转送、承办、协调处理、监督检查、指导信访事项等行为,对信访人不具有强制力,对信访人的实体权利义务不产生实质影响,因此不具有可诉性。

明确行政机关负责人不出庭应诉不利后果

行政诉讼既是“民告官”的制度设计,也是监督促进行政机关依法行政,确保行政权规范运行的“制度笼子”。其中,推动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成为行政纠纷获得实质化解的手段。

最高法介绍,新行政诉讼法规定的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制度在司法实践中已经取得初步成效。例如,山东法院2015年开庭审理的行政案件中,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达1637人(次),比2014年增长4倍多。

“规范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既要体现行政诉讼的严肃性,又要确保行政纠纷实质化解。”江必新表示,为了进一步推动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行诉解释》主要在以下几个方面作了规定:

一是,适度扩大行政机关负责人的范围。即,行政机关负责人不能出庭的,应当委托行政机关相应的工作人员出庭,不得仅委托律师出庭。

二是,明确应当出庭应诉的情形。即,涉及重大公共利益、社会高度关注或者可能引发群体性事件等案件以及人民法院书面建议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的案件,被诉行政机关负责人应当出庭。

三是,明确行政机关负责人不出庭的说明义务。即,行政机关负责人有正当理由不能出庭应诉的,应当向人民法院提交情况说明,并加盖行政机关印章或者由该机关主要负责人签字认可。行政机关拒绝说明理由的,不发生阻止案件审理的效果,人民法院可以向监察机关、上一级行政机关提出司法建议。

四是,明确“行政机关工作人员”的含义,确保“告官见官”。即,“行政机关相应的工作人员”包括该行政机关具有国家行政编制身份的工作人员以及其他依法履行公职的人员。被诉行政行为是地方人民政府作出的,地方人民政府所属法制工作机构的工作人员,以及被诉行政行为具体承办机关工作人员,可以视为被诉人民政府相应的工作人员。

五是,明确不出庭应诉的不利后果。即,行政机关负责人和行政机关相应的工作人员均不出庭,仅委托律师出庭的,或者人民法院书面建议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行政机关负责人不出庭应诉的,人民法院应当记录在案和在裁判文书中载明,并可以建议有关机关依法作出处理。

责任编辑:霍宇昂

来源: 李文博LWB

直到蔚来汽车确认将整车制造基地搬迁到上海市嘉定区外冈镇。

据上海嘉定民生频道上月底报道,区人大代表荣文伟在公开场合透露说“蔚来汽车的整车基地将搬到嘉定,目前已选址在外冈镇,规划土地800亩左右”。 同时,上海市嘉定区行政服务中心也于上月出发布了题为《环保局窗口全力推进重大项目蔚来汽车的环评事宜》的文章,称“双方就厂房建设、方案设计、环评编制 及其审批等方面做了充分沟通,力求在最短的时间内以最快的速度全力推进项目的建设”。

两方面综合考证下,蔚来汽车在嘉定区外冈镇的厂房建设版图已是板上钉钉。这是原沃尔沃汽车旗下高性能品牌Polestar全球CTO及中国区总裁、 沃尔沃中国研发公司总裁沈峰出任蔚来汽车质量副总裁以及质量管理委员会主席后,蔚来汽车在确保和提升产品质量方面所作出的最大动作。

据了解,外冈镇处于嘉定区的西北部,东面与嘉定新城相连,南邻安亭国际汽车城,西面和北面与江苏省的昆山市、太仓市相邻,全镇总面积50.91平方 公里。从嘉定区规土局公布的《嘉定区外冈镇总体规划暨土地利用总体规划(2016-2040)》中可以发现,外冈镇在长期战略规划中被定义为“以新能源汽 车关键零部件及智能制造等先进制造业为主导;以规模化特色农业经营、郊野休闲旅游服务为支撑的新型宜居城镇”,蔚来汽车的落户无疑将加速这一进程。

界面汽车随后与蔚来相关人士求证,对方用“这是蔚来的第二工厂。根据国家申请资质要求的标杆工厂。和江淮的合作会一直继续” 三句话回应了界面汽车。上周的文章中,界面汽车独家从蔚来联合创始人、总裁秦力洪处得知,蔚来目前用来生产量产车型ES8的设备已经进驻安徽合肥工厂,小 批量试制顺利,春节后就可以估计出大批量产的节奏了。而蔚来相关人士也表示,ES8采用江淮代工的生产方式不会发生改变,蔚来的新车型将有部分在嘉定外冈 工厂进行量产。

于2017年12月正式上市的蔚来ES8自亮相以来,有关江淮代工的产品质量质疑甚嚣尘上,双方虽在各种场合反复强调此次生产ES8并不是传统的汽 车代工,而是层面更加深入的战略合作。甚至在公开场合用同时代工小米和的富士康来作比喻,希望借此来表达ES8的质量并不由江淮决定,而是由蔚来 拍板,蔚来汽车的品质上限也和江淮汽车的品质有巨大差异,但媒体和消费者两方均对此种说法不买账。

从在嘉定区自建工厂以及去年底蔚来资本与湖北省达成战略合作建立规模达100亿元的长江蔚来汽车新能源产业发展基金并落户武汉两件事分析,蔚来对 “Made by JAC”也并未完全如李斌所说的这般“放心”。蔚来作为新兴造车势力中最有希望颠覆传统造车业的旗手和潜力股,不可能将自身主打高端中产未来的品牌价值与 日薄西山的江淮汽车进行长时间捆绑,这样对“蔚来”品牌的长期建设和价值提升百害而无一利,试问哪个中产阶级愿意努力奋斗三十年晋升人生全新阶段后花五六 十万买一台“江淮造”呢?这个价钱买“宾利造”过于奢侈和遥远,但一台踏踏实实的“蔚来造”才更符合这部分人群对生活的追求和阶层的定义。

来源:观察者网

“我想一个像法国那样的!”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五角大楼发言人萨默斯(Charlie Summers)周二(6日)表示,美国总统特朗普已经要求举行阅兵式,国防部正在评估日期。

白宫新闻秘书萨拉·桑德斯(Sarah Sanders)也在一份声明中承认,“总统非常支持伟大的美国军人,他们每天冒着生命危险来保护我们的国家安全。总统已要求国防部搞一场所有美国人都能对他们表示感谢的庆祝活动。”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特朗普上月便授意国防部高级官员举行一场阅兵式。一名美国军方官员对《华盛顿邮报》说:“指示是:我想要像法国那样的(阅兵),这是世界上最牛的军队要做的。”

去年7月,特朗普出席法国国庆日阅兵去年7月,特朗普出席法国国庆日阅兵

上月,特朗普曾与多名高官会面商讨阅兵事宜,包括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白宫幕僚长约翰·凯利(John Kelly)、国防部长马蒂斯(James Mattis)以及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邓福德(Joseph Dunford)。

去年7月14日,法国举行国庆阅兵式,特朗普受邀出席,以纪念美国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100周年。按照CNN的说法,特朗普为法国这场“他看过的‘最棒的阅兵’”所折服。

去年9月,特朗普在与法国总统马克龙的一次谈话中说,自己从法国回来后,也想在7月4日美国独立日这一天在华盛顿举行阅兵。特朗普表示,阅兵的地点都选好了,就在华盛顿宾夕法尼亚大道上。

不过,特朗普要举行阅兵可能会遇到一些麻烦。《华盛顿邮报》称,向华盛顿运送坦克及其他军事装备需要花费数百万美元,而且军方官员表示他们无力支付。

美国最近一次大规模阅兵式于1991年6月8日举行,时任总统老布什在华盛顿参加这场海湾战争“国家胜利”大阅兵。

1991年6月,老布什出席阅兵式1991年6月,老布什出席阅兵式

美国历史上的独立日大阅兵

美国历史上曾举行过多场独立日大阅兵。如1798年的独立日,时任美国总统约翰·亚当斯在费城检阅军队;1803年和1804年,托马斯·杰斐逊总统在华盛顿参加了阅兵式。

最重要的一次发生在1861年7月4日,时任总统亚伯拉罕·林肯检阅了约3万名为保卫华盛顿而集结的联邦军队。这是一场旨在阻止南方联军发动潜在进攻的武力展示。不过,讽刺的是,就在阅兵式不久,美国所经历的本土最大战争“南北战争”还是无情地爆发了。

二战结束后,美国则会在四年一届的总统就职典礼上举行大阅兵。

1953年,将军出身的艾森豪威尔当选总统,就职阅兵阵容浩大。

1961年,肯尼迪总统的就职阅兵甚至还展示了他在二战时服役过的舰艇模型。不过,进入上世纪70年代,这一传统逐渐淡化。直到2009年和2013年奥巴马当选总统,先后举办了两场颇有争议的就职阅兵仪式。

2013年1月21日,约5500名士兵参加了奥巴马的就职阅兵。据计算,当年就职典礼的总花费高达1.2亿美元。一些批评人士指出,就职阅兵不仅开销过多,同时也为各大财团涉足美国政治圈“开后门”。

推荐阅读:有中国在怕什么!巴铁又反手给美国一耳光,中国提前锁定胜局  查看详情请搜索微信公众号:sinamil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