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月9日早间消息,本周四,印度反垄断监管机构对公司开出了13.6亿卢比(约合2117万美元)的巨额罚款,惩罚其存在“搜索偏见”和滥用其主导地位,这是世界上最受欢迎的互联网搜索引擎公司最新遭遇的监管挫折。

印度竞争委员会(CCI)称,美国Alphabet旗下的核心分支谷歌公司正在滥用其在网络搜索和在线搜索广告市场的主导地位。

CCI在190页的处罚令中指出:“人们发现谷歌沉迷于搜索偏见,这样做势必给竞争对手和用户造成损害。”

“谷歌正利用其在一般网络搜索市场的优势,加强自身在网上辛迪加搜索服务市场的地位,”CCI说。

然而CCI表示,在谷歌的专业搜索设计、AdWords和在线分销协议方面,尚未发现任何违规行为。

谷歌的一位发言人说,该公司正在审查委员会的决定,并将评估下一步措施。

“我们一直专注于创新,以支持用户不断变化的需求。印度竞争委员会对此予以确认,在审查的大多数问题上,我们的行为符合印度竞争法,”他说。

印度监管机构的处罚命令可谓谷歌公司最近遭遇的一次反垄断挫折。去年,欧盟委员会曾对谷歌处以创纪录的24亿欧元(约合30亿美元)罚款,原因是该科技巨头滥用其主导地位,在搜索结果中推广自己的购物服务以压低竞争对手。谷歌已对此提出上诉。

在印度,委员会发现,谷歌通过搜索设计将商业搜索功能放在搜索结果页面的突出位置,这对试图获取市场准入资格的企业相当不利。

为遏制反垄断行为,委员会决定以谷歌印度业务平均总收入的5%为标准征收罚款。但谷歌在当地的竞争对手认为处罚力度不够。

印度监管机构也对谷歌表示失望,因为后者无法在规定的时间内整理出所有收入数据。按照委员会的规定,谷歌需要在60天内缴纳罚款。(斯眉)

本报记者 饶守春 北京报道

2月8日,乐视网(300104.SZ)在以跌停开盘3分钟后,即在逾20亿元资金的涌入下打开跌停。

但这一丝曙光,似乎已经与张军(应受访者要求,张军为化名)无关。

作为一家重仓乐视网的小型私募公司大股东兼负责人,在乐视网自1月24日复牌,并连续出现的11个一字跌停板中,张军以“两融”方式的持仓已经遭遇强制平仓。

“如果重来一次,我不会选择如此重的仓位买乐视网,但世上没有后悔药卖。”2月8日,张军说。

而在乐视网跳跃的盘面数据背后,注定有更多故事,将会作为A股市场未来投教工作的典故。

从极度看好到悲观被动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初遇张军是在2017年7月17日下午。

那一天,仍未从“乐视系”债务危机中脱身的乐视网,召开了被称为“史上最短”的股东大会,以选举包括孙宏斌等人进入上市公司董事会。

作为乐视网的机构股东,张军当天特意从深圳赶到北京,希望能通过面对面的方式与乐视网新董事会成员交流,对上市公司后期发展计划,作一次最新的、彻底的了解。

但随后发生的一切并未如张军所愿,在那场股东大会中,面对在场投资者以及媒体的激烈提问,乐视网仅在提案进行投票后即匆匆结束,前后耗时不过15分钟。

这一次股东大会,导致张军对持股乐视网的心态第一次生变。

作为一家注册地在深圳前海的私募机构合伙人,虽然公司成立于2013年,且直到2016年才取得金融牌照,能够对外发售私募产品进行募资,但早在2015年8月,张军即开始以个人账户多次买卖乐视网。

“最开始以个人账户买的乐视网肯定是盈利的,但关键就在于公司拿到牌照后发了产品,然后又继续买了乐视网,目前持有市值在3000万元左右。”张军说。

谈及当初的买入初衷,张军表示虽然自己公司规模小,员工也只有寥寥数人,但长期以来一直坚持价值投资,“2016年年初的乐视网,无论是营业收入、净利润还是市盈率、成长性,都可算是互联网企业中颇值得投资的标的”。

然而正是这笔投资,随着“乐视系”债务危机的爆发,不可避免地波及乐视网,使张军最初的估计落了空。去年7月的股东大会后,张军开始重新审视乐视网的未来,但相比此后心态的变化,当时仍显乐观。

彼时,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虽然“乐视系”出现严重的债务危机,但乐视网所具有的资产、业务仍算优质,加之孙宏斌入主董事会,成为上市公司董事长这一层因素的影响,只要乐视网早日复牌便不至于有太大影响。

不过此后事态的发展再次出乎张军意料,乐视网自去年4月中旬宣布停牌后,在停牌满6个月时仍未复牌,并持续停牌至今年1月23日。

停牌逾9个多月,乐视网多次出现利空,其中便包括贾跃亭远走海外、乐视控股及其关联方无法偿还超过75亿元关联欠款,以及对乐视影业收购失利。

“过去一直希望乐视网的停牌重组能有点成果,就算没有进展也可以早点复牌,这样不至于坏消息一直积聚,到复牌后集中体现在股价中爆发。”张军说。

“世上没有后悔药卖”

“乐视网涨跌,已经与我没有什么关系。”2月8日,张军略带消沉地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当天,乐视网股价在复牌连续11个跌停后,跌停板终于被撬开,股价也大涨超5%,吸引市场无数目光。此前2月7日,乐视网成交量即迅速放大,为次日跌停板的被打开埋下伏笔。但目前这一切于张军而言,已是“陌生”的过往。

在过去与张军的接触中,他曾数次提及自己持仓乐视网的市值与目前公司管理规模接近,同时此前买入乐视网的资金部分来自杠杆。

“当初持有乐视网的3000多万市值中,本金1600多万,其余是融资融券买入的,说实话杠杆并不高,不到一倍,因为公司一直都计划得很小心,”张军说,“乐视网长期不复牌,我们面临的资金成本压力很大。”

张军透露,在乐视网迟迟未复牌的9个月时间中,公司已先后为此付出近300万元的利息。而如今乐视网虽然在2月8日股价大涨,但在此前连续11个跌停中,张军持有的乐视网股权已经出现爆仓。

“2016年买入乐视网的价格在除权后的16块附近,爆仓线大概是11块,到8块时我的本金就全部损失。我不仅将很难对公司客户交代,自己的财富也会受到毁灭性打击。”张军说。

Wind资讯数据显示,2月8日,乐视网成交量8.78亿股,成交金额达41亿元,创下历史天量。而在乐视网还未复牌前,为缓解公司的经营压力,张军曾一度动员公司员工走上开专车的道路。

谈及此次投资乐视网给自己带来的经验与教训,张军说第一点是自己认识到仓位过于集中所带来的惨痛后果,同时也让自己重新评估对“价值投资”的看法。

“出于价值投资,我们重仓乐视网,但价值投资有时又容易让人陷入陷阱,因为是出于对公司未来成长性的预期判断,而这建立在对公司业绩等各方面的评估中。但谁能知道2017年乐视网会在停牌后出现业绩巨亏,而且恰好2016年年末的停牌和2017年的停牌我又都赶上了呢?”张军说。

同时,张军也谈及由于乐视网的长期停牌,使公司最终没有抓住2017年A股向蓝筹股、白马股的行情转变,这令其同样懊恼。但他也坦承,目前只能如此,要为自己曾经的选择买单。

值得注意的是,也许在乐视网投资者中,类似张军这样的“融资客”数量并不少。根据去年10月27日深交所披露的数据,乐视网融资余额仍高达32.97亿元,这一数据彼时排名全A股前30位,在创业板中仅次于东方财富(300059.SZ)。

(编辑:李新江)

现场图现场图

海外网2月9日电 花莲市6日晚间发生6.5级地震,造成造成花莲市统帅大楼,云门翠堤大楼,国盛六街2号大楼,国盛六街41号民宅等4栋建筑物倾斜,倒塌。搜救人员在云翠大楼旅馆213已寻获一具遗体,性别不明,应该是加拿大籍夫妻其中一人。目前此次地震罹难人数增为11人。

据搜救人员指出,213号房应该为2位加籍华裔夫妇居住,5位大陆游客应该是在201号房。目前搜救的最新进度,搜救人员已经进入201号房,发现何凤华的包包与女婿杨捷的证件。

至于加拿大籍夫妻的213号房,在房内找到他们的衣物与港币,却没有在发现2人身影,现在搜救人员已经找到一具性别不明遗体。

搜救人员持续搜救,希望能尽快将失踪者找出。

据东森新闻云早前报道,台湾花莲云门翠提大楼搜救黄金72小时不断在流逝,搜救人员在8日晚间21点掌握到7位失联者位置后陆续都有进展。不过4大1小陆客所在的201号房间路线被大型楼板压着,成为搜救行动最大阻碍,另外加拿大籍夫妇所在的213号房,遭受3楼强烈挤压,搜救人员决定从上层用电钻向下进攻。

搜救人员根据监视系统重新掌握到7名云翠2楼“漂亮生活旅店”失联者行踪,4大1小陆客杨捷、丁文昌、丁守慧、何凤华与杨浩然入住201号房,加拿大籍香港夫妇苏炜禧(Peter So)、妻子萧敏渝则是在213号房,由于陆续在201号房找到何凤华的包包,以及213号房外苏姓夫妇的证件、港币与散落衣物,都能确定这两房有人。

据台湾花莲灾害应变中心统计,截至8日晚间7时许,台湾花莲地震已造成11人死亡、272人轻重伤,仍有6人失联,搜救人员目前持续救援中。其中一名在地震中遇难的女性大陆游客身份得到确认,截至目前遇难大陆游客人数升至4人。

此前,海基会稍早公布当前花莲强震失踪陆客人数增至5人。据指出,这5人为入住云门翠堤“漂亮生活旅店”的陆客一家5口祖孙三代。

据台湾“中央社”报道,海峡交流基金会今天中午在媒体联系组通报,截至当前,花莲强震共造成4名陆客死亡,陆客失联人数已增至5人。当前海基会正协处罹难陆客家属取得相关证件,赴台处理后事。

据知情人士指出,失联的5人分别为76岁老翁丁文昌、75岁老妇何凤华、39岁男子杨捷、40岁妇人丁守慧、12岁青少年杨浩然。一家人赴台自由行,入住“漂亮生活旅店”203号房。

据海基会通报,当前确认罹难的陆客分别为来自福建厦门的40岁妇人余妃、来自广州的47岁杨丽蓉与19岁李杨琦,与年约50岁的妇人韦嘉(籍贯待确认),4人均为自由行旅客。之前受轻伤的陆客夫妻宋佳祥及刘璐,于治疗后依其意愿及请求,海基会已协助于8日搭机返陆。(综编/海外网 宋鹏)

救援进展

各界关注

专家解读

责任编辑:柳龙龙

原标题:视界 | 日本网友才喊出“毙了他们”,有的“美国大兵”又不安分了……

日本又曝性侵案,不出所料这次的罪魁祸首还是“美国大兵”。

当地时间2月5日,驻日美军证实,美国“罗纳德·里根”号航母上的一名水兵涉嫌在日本东京性侵一名女子,目前已经被日本警方拘捕。

“罗纳德·里根”号是美国海军唯一的前沿部署航空母舰,舰上约有3000人。

此次“里根”号是在完成长期海上任务后,返回横须贺美军基地进行维护和整顿。对于此次性侵丑闻,驻日海军部队发言人里恩·莫姆森发表声明说:“我们正在与日本当局合作,调查正在进行但由于涉及隐私问题,我们不就任何细节发表评论。”

据一名海军军官透露,受害者不是日本人,他没有指出涉嫌性侵的水兵身份。

▲“里根”号航母▲“里根”号航母

然而讽刺的是,在这一消息传出不久前,“罗纳德·里根”号刚刚对水兵们实施了短期禁酒令。禁酒令一开始是由于军队内部发生与饮酒有关的不良事件不断攀升,为了内部整顿而向全员发起禁酒令。

禁酒令才开始执行就曝出性侵丑闻,这脸被打的可真是疼啊。

▲资料图片:2015年10月18日,安倍登上美军“里根”号航母。▲资料图片:2015年10月18日,安倍登上美军“里根”号航母。

消息一经曝光,在互联网立即引发日本网友的愤怒和惊恐。有人怒斥这名美国水兵“禽兽”,并呼吁“请严厉处罚”!

因为该水兵的身份未被公开,还有人担心“是不是详细情况被掩盖了,挺恐怖!”不少日本网友认为,驻日美军违法乱纪事件频发令人担忧。

甚至,连美国军人自己都忍不了了,有老兵在推特上怒斥:“看在上帝的份上,你们能不能不要每隔三天就在日本闹出一起国际事件!” 

更有网友吐槽,怎么又是第七舰队……

的确,这已经不是美军第七舰队第一次曝出丑闻了。

一直以来,驻日美军引发的社会问题不断,从2017年12月一名原驻日美军因涉嫌奸杀日本冲绳少女岛袋里奈被判无期徒刑,到11月一名驻日美国海军陆战队士兵涉嫌在日本那霸市酒驾致人死亡而被警方逮捕……这一起起案件引起了日本民众的强烈不满,有网友直接高呼“毙了他们”。

出生于1996年的岛袋里奈,性格开朗活泼,生前就职于冲绳县的一家公司。而在2016年的一天她给未婚夫发了一条短信后就此失踪。

▲岛袋里奈家人张贴的寻人启事▲岛袋里奈家人张贴的寻人启事

岛袋里奈的家人一直在寻找她的下落,可当她被找到的时候,已经成为金武町山区荒野灌木丛中的一堆白骨。经确认,是美军士兵辛扎托·肯尼思·弗兰克林残暴地夺走了她的生命。

在经过短暂的拒不承认之后,辛扎托向警方供述了作案的残暴过程:他在路上看到这个日本女孩后,用棍棒殴打对方的头部,使其昏厥,然后把她装进旅行箱内,塞进车里带到宾馆内强奸,之后用刀杀了她,最后弃尸金武町山区。

至于他为何如此大胆,辛扎托居然表示:“日本女人因为文化、社会的‘耻辱’感,即便被强奸了,也大多不会报案,因此觉得自己即便强奸当地女性也不会被抓。”

日本防卫省此前统计,2003年至2013年这10年里,驻日美军涉及的军机坠落及美军士兵、士兵家属引发的交通事故、性犯罪等事故至少有1万起。

这样一部“血泪史”让日本民众叫苦不迭,他们曾多次组织抗议活动,试图阻止美军驻扎。

虽然辛扎托于2017年12月被判处无期徒刑,但是最近驻日美军士兵涉嫌性侵女子的案件说明,辛扎托不止一位!有日本网友感叹“这只是冰山一角”。

责任编辑:张岩

原标题:花莲将动用大型机械清理无人地震灾害现场

新华社台北2月8日电(记者李慧颖李凯)截至8日记者发稿时,已近48小时。花莲县长傅崐萁表示,9日早6时,大型机械将进场拆除倒塌的统帅大饭店及2栋倾斜楼房;而云门翠堤大楼由于还有人失联,要请土木、建筑师公会会同花莲“地检署”,“经过地毯式搜索确定(没人)后再开挖”。

6日23时50分花莲县发生6.5级地震,地震中花莲县花莲市统帅饭店、云门翠堤大楼倒塌,国盛一街、国盛六街两栋大楼倾斜。

傅崐萁指出,目前国盛一街、六街两栋大楼及统帅大饭店已完成搜救,云门翠堤大楼正持续把受困者或遇难者遗体接出来。

台“中央灾害应变中心”8日19时公布的信息显示,花莲地震已造成10人遇难,272人受伤,7人失联。其中,大陆游客4人遇难,5人在云门翠堤失联。

地震遇难者包括台湾地区、大陆以及外国人,傅崐萁说,不管来自何地,都将尽快对罹难者家属进行抚恤。

傅崐萁指出,地震后,台湾各界、各地纷纷援助、支持花莲,国台办主任张志军7日也致电询问灾情以及是否需要支援、关怀,在大陆的台商也表达关心、伸出援手捐款支持。他对此表示感谢。

“欢迎任何搜救团体(帮助救灾),这也是灾区灾民共同心声。”傅崐萁说。

责任编辑:张岩